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图片新闻
《人民陪审员法》施行一年 “不穿法袍的法官”参与庭审积极发声
作者:昆明日报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4:13:32 打印 字号: | |

  日前,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全市辖区10个基层法院新任命的600余名人民陪审员组织培训。这是继去年4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》(下称人民陪审员法)颁布实施后,全市法院进行的最大规模的人民陪审员统一培训。

  人民陪审员,被称为“不穿法袍的法官”。在专业化审判的实践中引入人民陪审员制度,是扩大司法民主、加强司法监督的有效举措。新法颁布一年多来,昆明市共选任人民陪审599名,加上原来的名额,全市人民陪审员达1924名,这个不低于员额法官数3倍的人员群体,越来越广泛地出现在社会重大影响案件的审理中。

  新法出台一年多后,有哪些变化?陪审效果如何?近日,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。


变化一

不当“木头人” 陪审员勇于发声


  张青春是官渡区人民法院的一名陪审员,她清楚地记得,14年前她第一次坐在官渡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,陪审她人生中的第一起案件时紧张得不得了。她说:“当时面对威严的法官,我连看都不敢看一眼,什么都不懂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”

  如今,从原来的在庭审时不会说、不敢说的“木头人”,到现在陪审案件时敢于提问,合议时勇于发表意见,她自信了很多。

  今年10月31日,她参与陪审一件运毒案。公诉机关指控3名被告运毒,其中一名在网上发起“邀约”,邀约两个网友一起运毒。拿货和运毒的都是两名网友,公诉机关提出在这起运毒案中,提出邀约的被告人是从犯,两名实际运毒的被告人是主犯,主、从犯承担不同的法律责任。

  听完案件,张青春仔细琢磨,这起案件中,邀约运毒的被告人虽然只是在网上约人运毒,没有实施运毒的行为,但他在整起案件中起的“坏作用”不亚于另外两个被告人,3个被告人应该不分主次,承担同样的法律责任。

  合议此案时,她说出了自己的意见。在和法官及另外一名陪审员经过合议后,同意她的意见,3人达成了共识,认定此案是共同犯罪,3名被告人承担同等法律责任。

   据相关资料显示,2010年全国有陪审员参审的177起刑事案件中,98.31%的陪审员在法庭上没有提问。陪审员“陪而不审、审而不议”问题突出,甚至被人嘲笑是庭审时的“木头人”。

  而现在,像张青春这样的陪审员有了底气。人民陪审员法规定,人民陪审员参加三人合议庭审理案件时,对事实认定、法律应用独立发表意见,行使表决权。人民陪审员参加七人制合议庭审理案件,对事实认定独立发表意见,并与法官共同表决;对法律运用可以发表意见,但不参加表决,也就是说,在构建大合议庭陪审机制方面,对事实审和法律审作了区分,人民陪审员从普通民众是非观念出发,注重从社会经验法则认定事实,至于体现价值判断的法律运用权则赋予具备专业知识的法官。事实审明确了人民陪审员的职责,突出了人民陪审员对事实认定的发言权,不再附和法官的意见,不再为运用法律而苦恼,有利于陪审员在合议庭中发挥优势作用,改变其参加审理时较为弱势的地位,使陪审的价值得以最充分的体现。

 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管理办公室主任姚庆称,“事实审”与“法律审”的区分,让陪审员在案件审理时压力小了很多,陪审员在参审时更敢于发声、勇于发声。

 

变化二

陪审更有效 专业案件专业陪审员审

 

  去年4月,人民陪审员制度的改革有个大动作:除法律规定由法官独立审理或者由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的案件外,涉及群体利益、公共利益的,人民群众广泛关注或者其他社会影响较大的,案情复杂或者有其他情形需要由人民陪审员参加审理的案件,由人民陪审员和法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。这意味着在中国试行了十多年的人民陪审员制度,正在“脱虚向实”。

  昆明陪审员工作走在全国前列。早在2013年的时候,就先后制定、出台了《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管理办法》和《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选任暂行办法》,对陪审员的选任和参审行为进行了规范,并保障其参审权利。近年来,昆明法院更尝试选任一些在专业领域有特长的专业陪审员,在专业案件中让其参与陪审,在案件审理中发挥专业陪审员的特长优势。 

  去年8月,昆明中院审理富民一渣场固体废弃物污染的公益诉讼案,案件审理中,法院安排从云南省环科院退休的陪审员周如海参与陪审此案。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庭审中周如海对污染的专业问题问得格外细致。在案件评议阶段,周如海和其他陪审员的意见被逐一记录,与法官共同表决。“案件事实认定实行一人一票,而对法律适用,人民陪审员虽不参与表决,但同样可以发表意见。”审理此案的法官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原副庭长杨越称,在该案中,陪审员提出的“闭库之后,企业仍应妥善管理尾矿库”“恢复植被后,企业应履行后续管护义务”等意见也被写入判决书。

  姚庆称,人民陪审员法实施后,看似放宽的陪审员选任条件,实际上却是对陪审员综合素质要求的提高。“陪审员不仅要有过硬的政治素养和更高的人品要求,对庭审程序、诉讼基本任务更熟悉。现在一些诸如知识产权、医疗、金融、房产、建设工程等专业类案件的审理,法院会特意抽选具有相关知识和经验丰富的人民陪审员。”

 

变化三

选任接地气 更多普通群众积极参审


  2004年8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《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》,人民陪审员制度在体制和机制上趋于完善。2013年,最高法院推出人民陪审员“倍增”计划,使全国陪审员总数达22万多人。

  去年实施的人民陪审员法要求,人民陪审员的选任采取随机抽选为主、个人申请和组织推荐为辅的方式。为让更大范围的群众有机会进入到人民陪审员行列,人民陪审员法还放宽了选任入口,将学历从原来的“大专以上”降低到“高中以上”;将年龄从23周岁提高到28周岁,并原则规定了每名陪审员每年参审案件不超过30件的上限。在选任方式上,从辖区内符合条件的常住居民名单中随机抽选不低于拟任陪审员数5倍以上的人员作为候选人,进行资格审查,征求候选人意见。因审判需要时,还可通过个人申请和基层组织、人民团体推荐方式产生一定比例的陪审员候选人。 

  姚庆欣喜于近年来陪审员队伍的改变。“如今选任陪审员更注重吸收普通群众,吸收社会不同行业、学历、年龄的人员。他们富有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,从大众认知的视角和社会道德的标准对案件事实作出评价,弥补了法官过多基于法律理性对案件作评判的不足。”

  这对基层法院产生了什么影响?昆明中院统计过一项数据:2014年、2015年“倍增”时,该院选任的792名人民陪审员中,来自党政事业单位和村(社区)组织的占比超过62%;而今年,该比例只占不到40%。

  敢于陪审、乐于陪审、善于陪审,陪审员张青春变得越来越自信。她坚信,随着人民陪审员法的深入实施,这个群体的作用和对司法公信力的提高的影响会越来越大。

 
来源:宣传处
责任编辑:毛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