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精选案列 > 精品案例
昆明中院2020年度精品案例系列报道之四|继子能否继承遗产?
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29 10:18:07 打印 字号: | |

30多年前,老文和阿萍离婚又复婚,复婚时,阿萍怀了另外男人的孩子,可是没有生育功能的老文并没有介意,还和阿萍一起抚养孩子小丙长大至19岁。老文去世后留下两套房子,他的弟弟妹妹认为小丙并非亲生也非收养,无权继承老文的遗产,一纸诉状将小丙告到了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。

哥哥去世 弟弟妹妹和哥哥的继子争财产

1985年1月,老文与小丙的母亲阿萍结婚,之后两人离婚。1993年2月,老文与阿萍复婚,此时阿萍已经怀孕了。因为老文没有生育能力,也就接受了小丙。1993年,阿萍生下小丙后,老文与小丙以父子名义相处,并对外称小丙是自己的儿子。2012年12月,阿萍与老文第二次离婚。

2013年,老文将阿萍告上官渡区法院,提出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诉讼,认为阿萍对小丙的出生问题进行了欺诈,老文在被欺诈的情况下养育了阿萍和其他男人所生的孩子19年,要求阿萍赔偿已付出的抚养费和精神损失费,并要求确认其与小丙无亲子关系。官渡区法院判决驳回了老文的诉讼请求,后昆明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。案件确认老文无生育能力,老文与小丙之间不具有亲子关系。

据呈贡区法院调查,在老文与阿萍离婚诉讼前,老文与小丙以父子名义共同居住、生活,老文对小丙进行了抚养。老文2015年7月办理退休手续时交单位的呈批表中子女情况为小丙,而此时,老文与阿萍已经离婚。2017年老文患病后,小丙以儿子的身份填写了医院相关材料,在老文去世后,小丙办理了老文的殡葬事宜。无当事人披露、亦无证据表明被继承人老文有遗嘱,或与他人订立过《遗赠扶养协议》。

老文的弟弟老甲和妹妹老乙如今都是花甲老人,2017年6月,哥哥老文因病去世,留下位于昆明的两套房产,和一笔抚恤金。老甲和老乙认为,小丙既不是老文的婚生子女,与老文没有收养与被收养的关系,也没有形成抚养关系,小丙没有权利继承被继承人老文的两套房产和抚恤金,而是应该由第二顺位继承人老甲和老乙来继承。

庭审 继承关系成立

呈贡区法院审理后认为,老文明知小丙非其亲生,但在小丙出生后双方以父子身份共同生活、老文对小丙进行了抚养教育。在老文患病后,小丙也进行了照顾,并以儿子的身份办理了丧事,故双方之间是具有扶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,小丙对老文有继承权。

最终,法院认为小丙作为与老文有扶养关系的继子,是第一顺序继承人,有权继承被继承人老文的遗产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条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六十四条第一款,第一百四十九条,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》第二条之规定,驳回原告老甲、老乙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原告老甲、老乙不服一审判决,向昆明市中院提起上诉。昆明市中院二审判决:对小丙与老文之间形成了具有扶养关系的父子关系,以及小丙系老文第一顺序继承人的一审观点予以确认。二审考虑老甲身患多种疾病且不适宜工作,无生活来源,且老甲是老文的弟弟,老文在生前对其给予了较多的扶养,最终,判决老文遗产房屋由小丙所有,小丙向老甲补偿继承款项30万元。

法官释法

被告小丙是否与老文形成父子关系,能否作为老文的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老文的遗产,是该案争议的焦点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条规定:“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:第一顺序:配偶、子女、父母。第二顺序:兄弟姐妹、祖父母、外祖父母。继承开始后,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,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。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,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。本法所说的子女,包括婚生子女、非婚生子女、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。本法所说的父母,包括生父母、养父母和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……”该案中无证据显示老文留有遗嘱或与他人订立过《遗赠扶养协议》,所以老文去世后其财产问题应当按照法定继承顺序处理。

裁判要旨

继父子关系从“宽”认定——母亲怀有其他男子的孩子与他人结婚,他人明知孩子非其亲生,而在孩子出生后以父子身份共同生活、抚养教育,该男子与孩子之间形成了具有扶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。

评选理由

该案系继承纠纷,并且特殊的是继子是否享有继承权。该案归纳争议焦点准确,能够围绕争议焦点进行层次分明、逻辑严密的论证,就该案是否存在继父子关系,是否因前述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诉讼而解除继父子关系,继子是否尽到了为人子女的义务等问题,公开了法官对证据的理性判断和取舍意见,既符合法律规定,又有情有理。


 
责任编辑:普雁